今天是:2017-6-28  星期三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您的位置:首页>古今赤峰

乌桓族

古代民族    加入时间: 2013-10-9  点击:1788次

关于乌桓名称的来源历史上有两种说法:一种以为乌桓初为部落大人之名,后引申为部落之名。如《续后汉》就说:“汉初,匈奴冒顿灭其国。余类保乌桓山,以为号,俗随水草,居无长处。以父之名字为姓。”(《史记》卷110,《匈奴列传》“索隐”案《续后汉》)另一种以为东胡灭亡后,一部分人退居乌桓山,遂以山为名。后一种说法较为普遍。如《后汉书·乌桓鲜卑列传》载:“乌桓者,本东胡也。汉初,匈奴冒顿灭其国,余类保乌桓山,因以为号焉。”《三国志·乌桓鲜卑东夷列传》引《魏书》载:“乌丸者,东胡也。汉初,匈奴冒顿灭其国,余类保乌桓山,因以为号焉。”基于这两种文献记载一致,多数学者都认为乌桓起源于东胡。

乌桓“素善骑射,弋猎禽兽,随水草放牧。食肉饮酪,以毛毳为衣,居无长处,以穹庐为舍,东开向日,”(《后汉书·乌桓鲜卑列传》)这与蒙古族颇相似。乌桓人有崇拜高山的习俗,每到一处游牧就选择当地高山峻岭来祭祀,以为保护神就在这座山巅高峰,所以在他们活动过的地方就留下了许多与“乌丸”或“乌桓”意义相近的山名。今赤峰市阿鲁科尔沁、巴林左、巴林右、翁牛特、敖汉、松山、红山等旗、区境内多有与“乌桓”、“乌丸”相近意义的山名,如乌丸山、乌辽峰、乌兰坝、乌兰达坝、红山等。此外,史书记载乌桓退居乌桓山后,活动于西拉木伦河流域。学界一般认为乌桓山在大兴安岭中南段,即索岳尔济山;其山在兴安盟科右前旗西,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东,其余脉向西南伸展,正处于阿鲁科尔沁旗及巴林两旗北、西端境内。由此可看出赤峰曾是乌桓的活动之地,同时诸典籍中也可证实,今赤峰地区是乌桓的故地。

乌桓没有建立过独立的国家,汉武帝时(公元前119年)霍去病击破匈奴,把乌桓内迁至上谷、渔阳、右北平、辽西、辽东五郡塞外,并在幽州的治所蓟(今北京市)设置护乌桓校尉以监领之。东汉建武二十五年(公元49年),乌桓从塞外移入塞内辽东属国、辽西、右北平、渔阳、广阳、上谷、代郡、雁门、太原、朔方等十郡障塞之内。所以从汉武帝时,乌桓就已是内地的少数民族了。乌桓在以后的发展中逐渐强盛,东汉末灵帝时,上谷、辽西、辽东、右北平四部乌桓首领自称为王。再加上渔阳、雁门、朔方、代郡等郡,乌桓人口可达50余万人(参见《后汉书·乌桓鲜卑传》卷904),乌桓的势力在北方已相当可观。后来乌桓分为两支:一部分居住在今华北地区;一部分留居东北。居住华北地区的乌桓人,最初均隶属于曹操,到公元3世纪末。部分乌桓隶属于拓跋部中,后南奔并州。4世纪初,乌桓诸部大都附属于石勒,4世纪中期又附属于慕容燕。留居东北的乌桓也分成两部分:一部分先属鲜卑,后隶属宇文,最后加入库莫奚之中;另一部分居于今嫩江流域,到唐代仍称乌桓,夹杂于室韦部落之中。因此,乌桓人的流向是比较复杂的。其中迁入华北及留居东北的大部分乌桓人融入了汉族。总之,乌桓人的主要流向应以融入汉族为主,其余的则融入到了蒙古族之中。(孙进《东北民族源流》,黑龙江人民出版社,1987版,第3738页)